• LPR持续“按兵不动”,利率调控将从何处发力?
    2024-06-211146

    6月20日,新一期贷款市场报价利率(LPR)出炉,1年期和5年期以上LPR已连续多期未作调整。当前,利率调整内有银行息差压力,外有人民币汇率约束,下一步发挥利率调控作用将从何处发力?

    当日,中国人民银行授权全国银行间同业拆借中心公布,1年期LPR为3.45%,5年期以上LPR为3.95%,均较上一期保持不变。

    LPR已替代贷款基准利率成为贷款利率定价的“锚”,连续数月“按兵不动”,符合此前市场预期。

    目前,LPR报价行下调报价的动力不足。截至一季度末,我国商业银行净息差较上年末进一步下降15个基点至1.54%,创出历史新低。

    进入二季度,贷款利率仍在下行。中国民生银行首席经济学家温彬介绍,5月多项房地产金融政策出台后,多地纷纷取消房贷利率下限、降低首付比例与公积金贷款利率,这使得新发生按揭贷款利率降幅明显加大,银行息差进一步承压,LPR报价短期难有下调空间。

    值得关注的是,1年期和5年期以上LPR已分别10个和4个月未作调整,但贷款利率一直保持稳中有降态势。5月份,新发放企业贷款加权平均利率为3.71%,比上月和上年同期低6个和25个基点;新发放个人住房贷款利率为3.64%,比上月和上年同期低6个和53个基点。

    这使得不少业内人士产生疑问,部分银行的报价利率是否产生偏离?

    专家认为,LPR本是金融机构对最优惠客户的贷款利率,但很明显,当前银行自身的LPR报价并不能完全真实准确地反映其实际最优惠客户贷款利率。

    对此,中国人民银行行长潘功胜日前在2024陆家嘴论坛上表示,要持续改革完善LPR,针对部分报价利率显著偏离实际最优惠客户利率的问题,着重提高LPR报价质量,更真实反映贷款市场利率水平。

    近年来,我国持续推进利率市场化改革,已基本建立利率形成、调控和传导机制。从中国人民银行的政策利率到市场基准利率,再到各种金融市场利率,总体上能够比较顺畅地传导。

    “但也有一些可待改进的空间。”潘功胜说,未来可考虑明确以中国人民银行的某个短期操作利率为主要政策利率,目前7天期逆回购操作利率已基本承担了这个功能。其他期限货币政策工具的利率可淡化政策利率的色彩,逐步理顺由短及长的传导关系。

    有市场人士分析,作为中期政策利率,中期借贷便利(MLF)利率时常与同期限市场利率走势出现一定偏差。中国人民银行或将主要聚焦于管好短端利率,逐步淡化MLF利率的政策利率色彩,进而理顺各项货币政策工具由短及长的利率传导机制。

    随着金融总量目标逐步淡化,价格型调控将在货币政策实施中发挥更重要作用。未来,我国利率调控还有多大的政策空间?

    今年以来,中国人民银行多次公开发声表示货币政策仍有空间。有业内人士认为,除了受制于银行息差收窄压力,随着中美利差倒挂幅度持续扩大,利率调整还要考虑对人民币汇率的影响,进一步调降政策利率面临多重约束。

    对此,中国人民银行一直在通过多种渠道,向市场传递更加清晰的利率调控目标信号,例如,明确以短期利率为主要政策利率。

    中国人民银行还明确提出发挥利率走廊对短端利率调控作用,适度收窄利率走廊的宽度。

    近年来,我国逐步建立和完善利率走廊,目前已初步建成以常备借贷便利(SLF)为上廊,超额存款准备金利率为下廊的利率走廊。

    “调控短端利率时,中央银行通常还会用利率走廊工具作为辅助,把货币市场利率‘框’在一定的区间。”潘功胜说,目前利率走廊宽度总体较大,有利于充分发挥市场定价的作用,保持足够的弹性和灵活性。

    但总的看,我国利率走廊宽度约为245个基点,相对较大的宽度往往让市场对央行的利率调控合意区间不是特别明晰。

    潘功胜表示,未来可适度收窄利率走廊的宽度,向市场传递更加清晰的利率调控目标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