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暴涨之后又暴跌,谁是钢价下跌的“幕后推手”
    2021-11-11173
      新华财经北京11月10日电 十月下旬以来,黑色产业链期、现货联动下跌,期货价格下跌近1700元,现货下跌1000元左右,下跌速度和幅度历史罕见。
      需求下降明显,资本扰动加大,企业叫苦不迭。钢铁行业的光芒急速黯淡,而其背后牵连着产业链上下游数个行业。钢价怎么了?谁推动了价格回落?明天的钢价将走向何方?新华财经记者进行了调查。
      风云变幻 钢铁价格“黑化”
      “乍暖”至“乍寒”,铁矿石期货价格用一年左右的时间节节突破屡创历史高点,又用不足半年的时间“回到最初的原点”。
      以铁矿石为代表,钢材类产品价格呈现相似走势。截至11月5日,黑色产业链期货下跌幅度明显。业内人士表示,下跌速度与幅度皆为历史罕见。
      相较于上半年惊人的涨幅,为何这个行业产品价格下跌更为迅猛?
      最近钢铁行业的一轮大幅下跌始于10月20日。分析师分析,煤炭价格变化起到推波助澜作用。受国家相关部门对煤炭价格监管及G20会议各国领导人再提降低煤炭减排目标等因素影响,“煤炭三兄弟”市场情绪恐慌,而其它黑色品种在整体市场氛围的影响下,价格也跟随大幅下跌。
      聚焦近期钢材行情,数据显示,10月28日-11月3日,全国钢材产量约787万吨,周环比减少7.57万吨;厂库443.7万吨,周环比增21.08万吨;社会库存952.68万吨,周环比减少36.53万吨;表需803.23万吨,周环比减少11.05万吨。
      该机构分析师秦蓓红分析,从数据来看,钢材库存呈现缓慢消化状态。北方地区的部分钢厂减产检修,使得建筑钢材产量继续下探。进入11月份后,需求表现逐步减弱,“北材南下”渐启,后期资源跨区域流动性增强。
      “从表观消费数据来看,受地产和基建行业影响,钢材表观消费数据较上周继续下降,目前供给端限产已暂无明显利多消息,而需求仍处下行周期。”贺少岭提到,国内港口铁矿石供需矛盾仍存,国内港口铁矿石库存已经回升至2020、2019年同期高位且接近2018年同期水平。但在国内限产的大背景下,预计铁矿石需求量或难有明显提升。
      多行业需求难题爆发 价格被推落
      钢铁产业链上下游涉及的行业广泛,牵一发而动全身,此次黑色系价格下跌影响范围颇广。“价格下跌速度根本来不及反应。”多家受访企业如是表示。
      采访过程中,“需求超预期低迷”几字被屡屡提及,并被认为是近期影响价格的最主要因素。
      “市场用钢的需求减少,螺纹同比减幅超30%。”“去年每个月销售近3万吨,今年仅2万吨左右。”上海泽亿供应链管理有限公司总经理李建华与江苏江南精密金属材料有限公司总经理张志洪直言需求对其企业的影响,而且从目前看,市场需求仍未有所起色。
      江苏江南精密金属材料有限公司为江苏省内家电板块中游镀锌钢产品制造商,主要从事生产、销售冷轧钢产品、非彩涂镀锌产品、彩涂镀锌产品以及覆膜卷、板。现有彩涂镀锌产品年产能达18万吨,非彩涂镀锌产品年产能可达35万吨。
      “作为服务国内一线家电品牌的制造企业,上游原材料价格上涨造成制造成本上升,而下游家电品牌的需求低迷反向传递压力,我们受到上下夹击。”张志洪说。
      据张志洪介绍,就其下游家电行业来说,去年下半年海内外的采购量膨胀实际造成了需求的透支。从去年下半年到今年一季度,百姓“该买的都买了”,但家电作为耐用消费品具有一定的时间生命周期,因此实际上,家电需求从今年二季度开始便呈现下降趋势,观测企业需求下降幅度在20%-30%。其走访的小家电企业表示,往常受国内“双十一”、海外圣诞节拉动的消费旺季,消费也呈现出大幅下降。受消费低迷以及成本上浮影响,有部分企业计划元旦后开始放假。
      下游家电行业在需求紧缩下竞争愈加激烈,企业不敢提价,价格与需求的压力便不断上移。
      李建华认为,国内对钢材需求的减少还主要体现在房地产市场。
      中兵(上海)有限责任公司董事长郭佳指出,前期的“恒大债务危机事件”引发市场对房地产资金链的信任危机,对需求造成较大的影响,这也是近期螺纹钢价格大幅下滑的原因之一。同时基建和房地产拖累了板材的需求,包括板材里的热轧、冷轧、镀锌、彩涂等方面。
      他分析,国内房地产市场后期的需求预计平稳或者是适度下滑,基建需求预计也不会有较大的增幅。
      集装箱制造行业的需求下滑也对钢铁价格影响明显。业内人士表示,实际上,钢铁价格前期降幅较近期相对较缓,由于前期海外出口量大,集装箱大量积压于海外码头,使得年内集装箱需求量大幅高于往年。国内供不应求的集装箱积累了大量订单,对钢材价格起到了支撑作用。然而,目前新箱的积压情况使行业看弱集装箱制造的后期需求。同时,限电导致下游配件供应不及时,集装箱行业自律,使整体减产30%。
      “集装箱的需求在旺季,单月需求量达到100万吨,目前计划减量30-50万吨,而且还要考虑去库的过程。”郭佳说。
      此外,郭佳注意到,管线用钢需求也有一定程度受阻。“国家管网集团刚成立,它也在做一些相应的计划建设,但是由于资金到位率不是很好,拖累了部分管线企业的资金,也导致他们需求得不到有效的释放。”
      从宏观角度分析,郭佳认为,去年的新冠疫情对全球经济造成很大影响,但中国强大的供应链保护能力在全球表现亮眼。同时成就了中国的海外需求在去年下半年大爆发,但是实际上这种需求是一种“脉冲式”的需求。
      具体看,从去年至今,海外补库逐渐完成,国际市场价格见顶回落,国际对国内的需求拉动减弱。目前来看,国际上在供应层面,受需求爆发影响,产能利用率和产量创历史新高,但后期可能随着需求下降,产量也会下滑。
      总体来看,业内人士表示,国内疫情的反复、个别地区的限电等,结合产业链上下游行业的变化,导致钢铁行业需求下滑超过业内预期。
      价格下行仍有空间 企稳还需时间
      贺少玲表示,就宏观市场来看,受国际市场上大宗商品价格高位难下及国内疫情、资金政策等相关因素影响,需求方面,四季度房地产投资受季节性等因素影响或将继续承压,地产施工及新开工或下滑;基建方面四季度基建专项债由于财政资金运作周期较长,基建用钢需求或较难大幅提升。
      李建华认为,目前来看,钢材价格仍有下行区间,除用钢需求同比下滑幅度较大之外,原材料价格也在下滑。但另一方面,价格下跌可能会减少下游资金沉淀,从而提升部分采购积极性。成材价格下跌速度过快可能导致后续钢厂面临亏损,减少产量概率加大,从而可能导致供需关系改善。
      郭佳也认为,总体来看,供给端在去年已经“达峰”,需求端目前也或是今明两年内的相对顶点,后期市场整体供需双弱,因此钢材价格的下浮或还未结束,并且相较此前铁矿、焦煤的低价,目前价格仍处于高位。
      “我们应该看到,下游市场的价格暴跌对于下游企业盈利造成较大影响。”郭佳表示,随着国家供给侧改革持续推进,双碳目标、能耗双控以及冬奥会等因素,钢材产量下降为必然趋势,同时钢材的供给结构会逐渐改变,需求逐步向高端钢材倾斜,但整体的需求量逐年也适度将会有萎缩。在转变过程中,部分企业不可避免将经历一定的“阵痛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