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6月份铁矿石价格或将冲高回落
    2022-06-0984
            继4月份国家统计局公布国内生铁日均产量(255.93万吨)创新高以来,5月份钢厂生产依旧火热。虽然钢材现货价格由于需求不济而变动不大,部分地区甚至还有明显回落,但是焦炭现货价格的大幅调降,使得部分钢企从之前的严重亏损转为小幅盈利,在一定程度上提振了钢厂的生产积极性。在国内钢厂对铁矿石的强劲需求带动下,铁矿石价格再次出现大幅上涨,铁矿石期货主力合约价格已经从5月10日的最低点755.5元/吨上涨至6月8日的945元/吨。1个月左右的时间,铁矿石期货主力合约价格就上涨了189.5元/吨,涨幅达到25%。

            不过,笔者认为,铁矿石价格涨势难以持续,或将在6月份冲高回落。原因如下:

            首先,铁矿石价格的上涨基本抵消了焦炭价格的大幅下跌,钢厂的生产利润虽然在一定程度上有所好转,但是在铁矿石价格上涨的情况下,后期可能再次步入亏损状态。另外,虽然焦炭价格连续大幅下降,但是近期在焦煤价格上涨的带动下,部分焦企已经出现小幅亏损,如果焦炭现货价格此时上涨,那么预计钢厂会快速转为亏损状态。同时,随着4月份、5月份钢厂陆续复产,前期因为新冠肺炎疫情影响而导致停产、检修的高炉目前已经全部恢复生产,后期钢厂复产的边际量将大大减少。此外,虽然目前全国市场正积极复工复产,但短期对钢材的需求难有明显改观,钢厂对铁矿石的需求也将降低。

            其次,近期粗钢控产量的相关政策频出。5月底,山东省工信厅、发改委、生态环境厅、统计局联合下发了《山东省2022年粗钢产量调控工作方案》的通知,此后生态环境部官微公布了4条中央生态环境保护督察工作领导小组第六次会议审议通过的督察报告,其中,河北、江苏、新疆3个省(自治区)的钢铁企业均在钢铁产能方面有违法违规的行为。由此可见,国家粗钢控产量政策依旧没有放松,预计后续还会有更多的相关政策出台。不过,目前市场上也存在这样的声音:“今年1月—4月份粗钢产量已经同比下降3800多万吨了,如果想要全年实现平控的话,今年下半年还需增加粗钢产量。即使全年需要压减粗钢产量3000多万吨,那今年下半年也不需要压减粗钢产量了。”虽然从量化的角度计算,这个结论没有问题,但是这其中忽略了两个问题:一是去年下半年的粗钢产量基数较低,如果今年下半年按照去年下半年的基数生产,那么后期粗钢环比减量会有很大空间。二是关于铁钢比的问题。今年初以来疫情反复,废钢回收运输困难,不少钢厂的电弧炉和独立电弧炉钢厂的粗钢产量处于低位。国家统计局公布的4月份生铁和粗钢产量显示,铁钢比已经下降至82.76%,比2021年全年的铁钢比(84.1%)低了1.34%。铁钢比的下滑从大方向上来看,不符合国家对于钢铁行业发展的要求,预计后期国家会分别在生铁端和电炉端出台相关政策,促使铁钢比回升,如此,在一定程度上对后期的铁矿石需求也会有压制作用。

           最后,在铁矿石供应方面,“基石计划”在市场面世后,国家从各个方面推动国内铁矿石行业的发展,部分企业的国产矿山项目纷纷上马,预计后期国内铁矿石供应会有明显增加。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今年1月—3月份,国产铁矿石原矿总量为25555.8万吨,同比增长2.1%;4月份受疫情影响,国产铁矿石原矿产量为8579.4万吨,同比下降4.5%;5月份以来国产矿山的产量明显恢复。另外,海外铁矿石的供应或将呈逐步增加的态势。从澳大利亚、巴西四大矿山公布的第1季度生产季报来看,第1季度铁矿石供应不及预期,考虑到四大矿山2022年全年铁矿石生产和发运年度目标没有改变,后期铁矿石供应必然呈逐步增加的态势。同时,6月份是澳大利亚部分矿山本财年的结束期,根据往年的历史情况来看,6月份也是铁矿石发运的高峰,因此,6月份的铁矿石供应水平相对较高。

            综合以上情况来看,笔者认为,目前的铁矿石需求量大概率处在今年初以来的高位,后期预计将逐步环比回落,而铁矿石供应量后期将逐步抬升,预计6月份铁矿石价格将冲高回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