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螺纹钢期货价格将继续区间震荡,下半年关注需求预期兑现
    2022-06-16527
            6月份以来,上海市、北京市全面复工复产,金融市场情绪得到明显修复,螺纹钢期货也走出了一波阶段性的反弹行情,但螺纹钢主力2210合约在4800元/吨附近出现回调,现已下降至4550元/吨附近。笔者认为,6月份螺纹钢价格整体将呈现区间震荡的格局。而今年下半年的螺纹钢价格走势将更多取决于稳增长政策的落地情况。

            螺纹钢供应已处于高位

            上升空间有限

            需求疲弱,成本高企,4月—5月份钢厂利润持续收窄,但钢材供应维持高位。5月份,中国钢铁工业协会统计口径预计的全国粗钢日均产量为313.04万吨,环比回升17.32万吨;6月第2周,我的钢铁网口径的周度日均铁水产量则回升至243.61万吨,较4月末回升9.68万吨。造成这一现象的主要原因如下:一方面是由于高炉停复产成本较高,钢厂在微利的情况下,更倾向于通过其他方式降本增效,如降低废钢比、降低入炉品位等;另一方面则是由于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形势好转之后,终端需求边际有所好转,且在稳增长政策力度持续加大的情况下,市场普遍预计第3季度之后螺纹钢需求会进一步好转。在这种情况下,即使钢厂短期利润偏低,其减产检修意愿仍不是很强。所以,在一两个月之内,螺纹钢供应会处于高位。

            但同时笔者认为,目前钢材供应已经接近顶部区域,粗钢、铁水日产量峰值均会在第2季度出现。其中最主要的原因是钢厂利润已经降至低位,目前长流程螺纹钢利润在100元/吨附近,热轧卷板利润接近盈亏平衡,且其他降本增效的手段继续使用的空间不大。若后续钢厂利润被继续压缩,则减产范围可能会扩大至高炉。其次是政策因素,4月19日国家发展改革委召开发布会再次强调确保全年粗钢产量同比负增长后,5月11日要求各地核实反馈2022年粗钢压减考核基数。若以实现全年粗钢产量平控为目标,则预计5月—12月份粗钢日均产量应该在285万吨左右,以2021年铁钢比均值上调2个百分点估算,5月—12月份铁水日均产量在242万吨左右,5月—12月份粗钢、铁水日均产量均明显低于4月份的水平。

            螺纹钢需求端现实依旧偏弱

            下半年关注稳增长政策落地情况

            今年初以来,钢材现实需求一直处于偏弱水平,特别是在3月下旬之后,受疫情冲击影响,需求下降得更为明显。自3月份第1周螺纹钢库存量达到今年初以来高位1320.34万吨至6月份第2周共下降136.49万吨;周均去库存量为9.7万吨,明显低于历史同期的57.6万吨。

            从具体行业来看,建筑行业呈现基建对冲房地产行业的格局。自去年底以来,作为稳增长主要抓手的基建投资政策不断加码,市场预期也不断增强。目前,政策对基建的支持力度比较大。5月25日,国务院召开的稳住经济大盘电视电话会议提出,专项债要在6月底前基本发行完毕,8月底前基本使用完毕。若按照6月份完成全年限额的95%计算,6月份专项债发行额度可能要达到1.4万亿元以上。因此,笔者认为,随着疫情的缓解,基建投资或将在第3季度继续维持中高速增长。

            在房地产方面,尽管4月份之后房地产行业政策宽松,但其颓势并未得到扭转。4月份,房地产投资同比下降10.07%,降幅较3月份扩大7.7个百分点。拿地、新开工、施工及商品房销售面积等的降幅也都呈现持续扩大的态势。从往年国内5轮稳增长政策的效果来看,从政策的转向到房地产销售的企稳需要2个~7个月,而从政策的转向到房地产投资的企稳需要2个~15个月,具体时滞取决于对后市的预期。所以短期房地产投资仍会延续颓势,从中期来看,房地产销售环节的改善是今年下半年房地产行业能否企稳的关键因素。

            螺纹钢成本端炉料基本面依然偏强

            短期对钢价仍有支撑

            今年初以来的这轮螺纹钢价格反弹,除了需求强预期之外,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成本端的支撑。从目前的情况看,炉料的基本面较强,高炉产能利用率和铁水日产量虽然已经接近今年初以来峰值,但短期仍会在高位运行。铁矿石港口库存量自4月份开始连续11周下降,累计下降2672.6万吨,铁矿石进口量近几周的表现也不及预期。焦炭、焦煤库存水平也都处于历史同期低位,且近期焦炭周产量已经连续3周环比回落。所以,短期内高炉成本对螺纹钢价格还具备支撑作用。

            但炉料端的一些利空因素也在积聚,其中最主要的就是钢材市场呈现低利润、低需求的态势,焦化厂也处于亏损状态,一旦后期减产范围扩大到高炉,则会从需求端对炉料形成负反馈。另外是政策因素,除了前面提到的粗钢压减政策之外,后期保供稳价政策的力度也可能加大。近几个月国家发展改革委已经出台了一系列针对煤炭价格的调控政策,5月23日国常会也再度强调了保障能源安全的问题。另外,从稳增长的角度来说,上游成本过高也不利于中下游制造业的恢复。再者,炉料供应后期或逐步恢复。在铁矿石方面,按照四大矿山发运目标推算,其未来几个季度的财报大概率都是偏空的。在焦煤方面,除国内煤炭供应有政策保障之外,蒙古国煤的供应也在逐步恢复。一旦这些利空因素发酵,高炉成本线亦存在下移可能。

            同时,目前电炉钢处于全面亏损状态,结合螺纹钢弱需求的现状,短期通过价格上涨的方式使电炉钢扭亏为盈和释放供应的可能性不大。

            总的来说,短期螺纹钢市场上有高供给、低需求的压制,下有高炉成本和政策端强预期的支撑,预计将呈现区间震荡格局,价格运行区间在4600元/吨~4800元/吨;若长流程成本端利空因素发酵,螺纹钢价格或将进一步下移。笔者认为,今年下半年需主要关注螺纹钢需求回升和供应回落两大预期的兑现情况,这两大预期兑现概率较大,届时不论是钢价还是钢厂利润均有回升的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