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电煤保供比例大幅提升,长协价差逼近千元
    2022-06-2982
            近日,陕西西安电网全网负荷达到1000.594万千瓦,创下历史新高,较往年最大负荷增长6%。

            国家电网6月20日披露,今年6月以来,经营区域最大用电负荷超过8.44亿千瓦,西北、华北等地区用电负荷增速较快,与去年同期最高用电负荷相比,增速分别达8.81%、3.21%。

            电力需求旺盛,正在对当前电煤保供造成较大压力。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1月至4月,中国进口煤炭7541万吨,同比下降16.2%。其中前三个月进口量均同比下跌。地缘政治冲突令全球能源供应紧张,陷入能源危机的欧洲多国重启煤电,进一步加剧了全球煤炭供应紧张形势,国际煤价上行,贸易商进口意愿减退,进口煤缺口预计逐步扩大。

            “今年电煤保供比例大幅提升。往年产能1000万吨,电煤也就占到三四百吨,今年加上新核增的产能共计1200万吨,一半以上都用于电煤保供。”陕西省榆林市榆树湾煤矿负责人介绍。

            去年四季度以来,国家不断释放煤炭产能缓解煤炭供应紧张态势,但受制于环保、安监等政策限制,国内煤炭产能释放仍需要一个较长的过程,部门产能面临“合规”不“合法”的尴尬境地。

            据榆林市一煤矿负责人介绍,目前核增产能是“先上车,后补票”,后期需要向国家矿山安全监察局补齐相关手续。“但目前市场上剩余的煤炭产能指标已经很难找了,核增的产能难以‘合法’,担心会被’秋后算账’。”

            据榆林市西湾露天煤矿负责人介绍,尽管西湾煤矿资源达6.48亿吨,服务年限达59年,但受制于征地政策限制,产能难以完全释放。“露天煤矿普遍存在用地困难问题,只能分批开采,上一批土地填埋处理好才能进行下一批土地的开采,搬迁、报批往往耗时半年以上。今年产能按核增要求为1300万吨,但由于用地紧张,所以上级下达任务完成1200万吨。”

            据受访部门介绍,目前受产能核增政策(包括核增幅度、间隔和剩余服务年限等)的限制和影响,榆林市部分先进产能不能及时充分释放。

            尽管产能释放需要过程,但限价措施正在发挥效力。根据相关要求,主产内年产30万吨以上煤矿必须将自有资源量的80%以上煤炭用于签订中长协合同,对今夏电煤保供起到有力支撑。

            不过,由于供需关系尚未明显改善,长协煤比例大幅增加导致市场煤货源供应收缩,尽管近日整体港口煤价有所下跌,但市场煤价格短期仍然维持高位,不少贸易商仍在观望7月行情。

            “目前来看,市场煤价还是维持在千元以上,尤其是焦煤为主。”榆林市神树畔煤矿负责人介绍说,“6月21日,秦皇岛港口5500大卡动力煤报价 1280到1320元/吨,而坑口长协价只有320至520元/吨。”

            长协煤价与市场煤价之间的巨大差距令一些煤矿意欲“长协+现货”捆绑销售。大唐电厂一工作人员告诉记者,有民营煤矿以检修等理由,延缓或不履行中长协合同,造成煤炭“有价无市”,“价格是压下来了,但是煤矿不放货,等于没降价。”

            对此,市场监管总局等部门也已部署各地开展煤炭价格监督检查工作,严力打击哄抬价格、串通涨价、恶意囤积、捆绑销售等变相抬高煤炭价格的违法行为。

            从运力方面来看,除了国家能源集团、陕煤集团等拥有火车专用线的大型国企外,多数民营煤矿企业反映铁路运力难以协调,大多数民营煤矿仍然采用汽车运输方式。

            “铁路干线运输计划由国铁集团统一安排,煤炭运输企业的计划需要提前请拨,无法及时反映市场需求,而且实际运输过程中车皮调运各路局之间协调难度大,时间长,影响发运效率。”受访者告诉新华财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