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螺纹钢价格重心将下移
    2022-07-2054
            随着我国粗钢压减工作推进,叠加海外经济增长动能放缓,海外钢材消费走弱将导致我国高炉生铁产量同比回落,钢材成本也将随之下移。在此背景下,螺纹钢料维持弱势运行格局。

           需求方面

           房地产以弱复苏为主,前端投资修复尚需时间。2022年上半年,房地产数据走弱。1—5月,房地产投资、到位资金、商品房销售面积(金额)、土地购置面积、房屋新开工(施工)面积同比分别下降4%、25.8%、23.6%、31.5%、45.7%、30.6%和1%。其中,土地购置面积、商品房销售面积和房屋新开工面积已分别连续9个月、9个月和10个月出现负增长。

           今年年初以来,房地产调控政策放松。从力度上来说,本轮房地产政策放松力度明显大于2011—2012年以及2018—2019年两轮小周期,但距离2008—2009年和2014—2015年两轮大周期还有一定距离。从结构上来说,本轮房地产政策多以地方性“因城施策”为主,一线城市政策放松相对较少,并且政策放松更多集中在需求端,供给端政策放松则相对有限。根据过去5轮房地产调控政策放松的经验来看,政策放松将逐步向房地产销售和投资传导。

           目前,房地产销售率先出现环比改善。6月,全国30个大中城市商品房成交面积同比由-48.05%收窄至-6.39%。剔除数据异常波动的城市,6月,全国30个大中城市商品房成交面积同比降幅也由52.41%收窄至33.77%。其中,一二三线城市分化进一步扩大,降幅分别收窄28.21个百分点、扩大20.76个百分点、收窄25.37个百分点,一线城市商品房成交面积同比增速由负转正。政策调整后,全国30个大中城市商品房成交面积与国家统计局月度商品房销售面积增速趋势较为一致,呈现出弱复苏态势。一般来说,房地产销售回暖领先于房地产投资数据改善。

            虽然在政策加持下,房地产存在环比改善的动力,但笔者认为,不宜过于高估本轮房地产投资,尤其是房地产前端投资向上修复的高度。本轮房地产投资周期的调整,既有疫情的负面冲击,也有房地产供需两端的双重压力。预计本轮房地产政策效果大概率不及过去几轮房地产放松周期,房地产前端投资修复动能相对受限。此外,本轮房地产政策放松到现在为止依然保持克制,始终坚持“房住不炒”的总基调不变。

           基于上述分析,我们可以合理假设本轮房地产修复强度或位于过去5轮房地产修复阶段的中游,叠加房地产投资各环节季节性特征明显。笔者选择以2009年、2015年、2019年和2020年4轮房地产修复周期销售与开工每月环比增速均值,来简单估算中性情况下,今年房地产销售与开工的修复情况。基于此假设,今年商品房销售面积同比降幅将收窄至12.9%,下半年环比增长34.34%;新开工面积同比将收窄至-26.05%,下半年环比增长18.79%。

            基建投资发力,新老基建投资兼顾。基建作为国家逆周期调节的最重要工具,在今年上半年表现突出。1—5月,基建投资完成额同比增长8.16%,基建投资(不含电力)同比增长6.7%。基建项目储备较为充足。据统计,国内五大建筑公司第一季度累计新签合同2.65万亿元,同比增长19.62%。

            不过,今年新老基建投资兼顾。1—5月,基建投资中水利环境投资和电热燃气投资增速显著高于交通运输投资增速,而前者耗钢量低于后者。因此。笔者预计,今年基建投资增速或整体高于基建用钢增速。基于以上分析,房地产以弱复苏为主,新开工修复力度有限,基建投资发力尚不足以抵消房地产调整的影响。预计今年房地产新开工面积同比下降26.05%,施工面积同比下降5%,基建投资同比增长9%;全年房地产用钢同比下降18.7%,下半年房地产用钢同比下降12.7%;全年基建用钢同比增长约8%,下半年同比增长8.4%;全年螺纹钢总需求同比下降接近11%,下半年同比减少约6.2%。

            供给方面

            据统计,1—5月,我国生铁累计产量为3.61亿吨,同比下降1902.9万吨(-5.9%);粗钢累计产量4.35亿吨,同比下降3808.7万吨(-8.7%)。其中,5月,生铁产量8048.9万吨,同比增长2%,日均生铁产量259.89万吨;粗钢产量9661.3万吨,同比下降3.5%,日均粗钢产量311.65万吨。

            进入下半年,我国钢铁行业生产将面临政策和利润的双重制约。5月以来,终端需求疲软,钢材库存消化困难,钢价走弱,焦煤和铁矿得到了钢铁产业链绝大部分利润,钢厂亏损范围逐步由短流程钢厂扩大至大部分长流程钢厂。截至7月8日,相关机构统计的247家钢厂盈利比例仅为16.88%,创下2016年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以来的最低水平。国内钢厂被迫主动检修减产,相关机构统计的247家样本钢厂日均铁水产量由243万吨下滑至226万吨。目前,钢厂多采取电炉停产、高炉临时检修闷炉、高炉减少废钢添加、降低高炉(转炉)产能利用系数等方式降低产量,灵活性较高,一旦钢厂利润修复,钢厂生产可在较短时间内恢复。

            钢材供给端持续性收缩的动力可能仍需要粗钢压减政策。考虑到今年粗钢压减工作,既要避免再次出现“一刀切”式的集中限产,又想帮助钢铁行业实现供需再平衡,同时可能还要兼顾稳增长、保就业的经济工作目标,并减少下游行业原材料成本上涨风险。因此,预计粗钢压减3000万吨的可能性相对较大。

            与此同时,上半年,受电炉提前大范围减产的影响,螺纹钢等长材产量下降幅度远高于板材。1—6月,相关机构统计的螺纹钢累计产量同比减少17.91%,五大品种钢材累计产量之和同比仅减少9.7%。其中,长流程螺纹钢厂减产15.53%,短流程螺纹钢厂减产35.76%。截至7月8日,螺纹钢短流程产量已接近2021年10月能耗双控期间的低点。目前,废钢价格大幅回调,电炉减产空间较为有限。因此,预计下半年长流程钢厂同比减产幅度将大于短流程钢厂,板材减量将大于长材。据笔者推测,下半年,螺纹钢供给环比、同比减量或低于粗钢及其他品种的减量。

            后市展望

            首先,房地产以弱复苏为主,新开工修复力度有限。本轮房地产政策放松保持克制,预计以弱复苏为主,拿地和新开工面积修复强度不及销售及竣工面积。预计今年房地产新开工面积同比下降26.05%,下半年同比下降18.2%,环比上半年增长18.8%。

            其次,基建投资发力,但难抵房地产需求下滑。基建作为今年经济稳增长的主要工具,全年增速有望达到9%,但新老基建投资兼顾的特征较为明显。因此,预计基建用钢增速低于基建投资增速,总体难抵房地产用钢需求下滑的影响。综合房地产基建分析,今年螺纹钢需求同比下降10%以上,下半年同比减少6.2%,比上半年改善13.5%。

            最后,粗钢预计压减3000万吨,难以扭转螺纹钢供应过剩格局。今年压减粗钢产量3000万吨的可能性较大,螺纹钢全年供应同比减少4.5%,下半年同比减少1.6%,比上半年仍小幅减少1.6%。总体来看,螺纹钢全年供需仍相对宽松。下半年,基本面会出现环比改善,供需过剩幅度较上半年有所收窄,但螺纹钢库存仍难以下降到去年的水平。

            与此同时,随着国内粗钢压减工作推进,叠加海外经济增长动能放缓,全球流动性快速收紧,海外钢材消费走弱导致我国高炉生铁产量同比回落,原料供需结构也将逐步转向宽松,钢材成本将随之下移。因此,预计下半年螺纹钢价格重心将明显下移。

            风险因素

            下行风险:美国CPI不断创新高,抗击通胀成为美联储的核心任务,美联储被迫快速加息。居高不下的通胀以及流动性快速收紧,已对欧美经济造成负面影响,海外经济衰退风险提高。不过,我国目前处于经济稳增长阶段,螺纹钢作为国内供需定价的品种,短期受海外交易衰退风险的冲击相对较小。不过,长期来看,一旦欧美经济正式进入衰退期,其影响将通过出口链条向国内传导,从而拖累国内总需求的复苏,螺纹钢届时仍难独善其身,基本面及市场情绪也将受到负面因素的冲击。

            2000年以来,剔除疫情的影响,在美国国家经济研究局(NBER)定义的两段美国经济衰退期间,2001年3月31日至2001年11月30日,螺纹钢现货价格下跌14%,最大跌幅超23%;2007年12月31日至2009年6月30日,螺纹钢现货价格下跌15.35%,最大跌幅超接近40%。

            上行风险:粗钢限产力度超预期。如果粗钢压减规模提高至5000万吨,下半年螺纹钢供需结构有望得到大幅改善,总库存可能会下降至去年同期水平,这将有利于螺纹钢价格与利润的修复。